历史

第 43 章(1 / 0)

,最快更新给前夫的植物人爹爹冲喜最新章节!

第 43 章

宋朝夕进门后, 顾颜才想起来屈身行礼,她手折了以后就总低着头, 日头照进来, 照在她脸上泛着淡淡的金色,使她本就苍白的脸更为剔透,像是下一秒就要羽化。

此前, 因老夫人和高氏都在场, 宋朝夕不便过于追究,以免落得个苛待儿媳的名声, 可她心里这口气却还没消, 顾颜打着给程氏上香的旗号出去私会七王爷, 肯定是希望借七王爷的手打压自己, 她观察顾颜气色, 并不像病愈的样子, 也就是说顾颜十有八九还在觊觎自己的心头血,宋朝夕又怎会就这样饶了她?她淡淡地看顾颜一眼,蹙眉道:“听闻前几日, 世子夫人是因为给世子爷生母上香, 才会遇到贼人……”

顾颜眉头直跳, 宋朝夕总不能是没由来说这番话, 她忽然提起容恒的生母, 为的是什么?

顾颜蹙眉道:“母亲,事情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“不是这样?世子夫人是在质疑我?”

顾颜差点把牙咬碎了, 以前在家里宋朝夕要是敢这么跟她说话, 沈氏早就跳出来维护自己了, 她也会跟沈氏装可怜,让沈氏替自己出头, 从小到大这一招百试不爽,只要她不开心哭着告状,欺负她的人准会倒霉。顾颜以为成亲后的日子也会这样,熟料进了国公府,成了世人眼中的儿媳妇,她才发现委屈告状根本没有用,只因再也没有替她出头的人了。

顾颜不甘道:“儿媳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宋朝夕瞥她一眼,淡淡地应了一声,“行了,我又没说什么,想必你看着孝顺,表面上对我这个婆婆低眉顺眼,心里认的却还是世子爷的生母。”

顾颜眉心突突跳,“儿媳没有这个意思,儿媳是很尊敬母亲的。”

宋朝夕看向染得红红的指甲,却不依不饶了,“我到底是你的继婆婆,自古以来当人继母都不是什么轻松的事,你不拿我当回事也是难免的。你看重世子爷的生母本也不是什么坏事,倒不必如此战战兢兢。”

顾颜丝毫不敢懈怠,宋朝夕当姐姐时她就斗不过,如今当婆婆了,她还斗不过,顾颜知道以宋朝夕的性子,下面准没好话,这人就不是个能吃亏的。

宋朝夕看她一眼,似笑非笑:“按理说我这个继婆婆也不好说什么,但既然你有这份孝心,我也不拦着你,从今日起,世子夫人每日都抄一份经书,烧给你的亲婆婆,也不需多,先抄一个月,也好告慰你亲婆婆在天之灵。”

顾颜一听,眼都直了,抄一个月?如今她一本经书要抄写两个多时辰,这对她来说已经很困难了,毕竟簪花小楷很费眼睛,可宋朝夕竟然要她抄一个月!她现在手折了,穿衣服都困难,宋朝夕还叫她抄经!偏偏打的是给容恒生母祭祀的名号,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,哪怕是外人听了也挑不出错来。

“不,母亲,在儿媳心里,您才是我嫡亲婆婆……”

这话廖氏就不爱听了,顾颜也太拎不清了点,什么叫宋朝夕才是她嫡亲婆婆?这话置程氏于何地?

宋朝夕不会当真,只淡淡地瞥她一眼,满是不解,“不过是月余,世子夫人怎么推三阻四的?世子夫人的诚意感天动地,抄个经书而已,莫非世子夫人不乐意?”

顾颜叫苦不迭,她当然不乐意,她本来就是为了做样子,才去给亲婆婆上香的,抄几页做做样子便罢了,可现在一抄就是一个月,也就是这个月她只能被困在房里,哪都去不了?不过是个没见过面的婆婆,都死了那么多年了,哪值得她废这么多心思?

廖氏却觉得没什么不好,顾颜本来就是做儿媳妇的,做儿媳的伺候婆婆是应该的,要不是程氏不在,顾颜哪能这么轻易就逃了?她也该认清谁才是她的亲婆婆!

廖氏蹙眉劝道:“夫人说得对,世子夫人年轻,多抄点经也是好的。”

顾颜气的差点怄血,恨不得叫她闭上嘴。

丫鬟端来刚泡好的新茶,宋朝夕嘴挑剔,喝了几口便放下了,丫鬟又把茶端给廖氏。

宋朝夕不咸不淡道:“毅勇侯夫人请用茶。”

廖氏对宋朝夕容貌的震惊已经平复下来,听到宋朝夕这般客套生疏地说话,她有些不喜,宋朝夕这样的小辈应该跟着容恒称呼她才对,随即她意识到宋朝夕虽然年纪小,却是容璟的夫人,是堂堂国公夫人,宋朝夕与她平辈,地位还比她高。

宋朝夕对她这般说话其实也算客气了。

可她就是不舒服。

抿茶时她故作漫不经心地打量宋朝夕,宋朝夕穿着新款的衣裳,红衣胜火,刺绣精美。衣领处绣着一圈南珠,披肩的系带也绣着米珠,珍珠与衣裳颜色交相辉映,也不知是谁点缀了谁。

领口围着的白色毛绒围脖,衬得她本就白净的肌肤有种淡淡的荧光。她头上的发饰亦是独特昂贵,不需刻意彰显,她坐在那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不用做,只这一身打扮就让人自惭形秽。

阳光照在她侧脸,她神色认真,不会过于严肃,却不似同龄的顾颜这样让人觉得撑不起场面。

廖氏刚进门时也过过几天好日子,只后来才发现男人实在不成器,这些年姨娘抬了一个又一个,通房无数,儿子跟亲爹一样,眼高手低不成气候,她手头原本有一些陪嫁,前年儿子把人打残,把她手头那点陪嫁给败光了。

廖氏一年也不穿几次新衣,身上这件勉强拿的出手的只每次外出拜访时才会穿,为了不让衣服有折痕,她叫丫鬟小心收放,虽然穿了多次,衣服还是簇新的,今早梳髻时她还特地挑了一根质地上好的珠钗,原先觉得很好的,可跟宋朝夕那一串串的南珠比,顿时就不是那个味儿了。

谁能想到永春侯府这个听都没听过的嫡女竟然能嫁进国公府,还有这样泼天的富贵!

这便罢了,从前程氏还在时还能帮衬娘家,她们也能打着容国公的名号谋些好处,现在却不容易了,一说是容国公夫人娘家人,人家就反问,说容国公的夫人不是姓宋吗?

廖氏最近日子越来越难过,对这个抢了他们好日子的宋朝夕愈发不顺眼,宋朝夕的命怎么就这么好?不就是长得好看一些吗?若不是这张脸,她能嫁进来给容国公作续弦?虽是续弦,可如今的容国公权势正盛,宋朝夕一嫁过来便受众人朝拜,谁都不敢得罪她,最好的时候都被宋朝夕给占了,容国公这个年纪若再有孩子,恐怕会宠上天去吧!

她怎么什么便宜都占了……

她穿成这样出来是为了给自己下马威吧?廖氏直冒酸水,想了想,觉得自己应该敲打一下,省得宋朝夕  真以为自己了不得,得意的没边了。

“原来是国公夫人啊,成亲那日我远远看过你,就是一直没看清样子,夫人你有所不知,现在外头的人都说国公爷是冲喜才娶的夫人,算不得真感情,你说国公爷如今都好了,怎么不带夫人出去露个脸?”

宋朝夕笑了笑,一缕头发从耳旁掉落,她头发松松垮垮地挽着,露出细白的脖颈,她一派闲适,似乎根本没把她这番好心的劝告听进去。

宋朝夕要笑不笑,一本正经跟她胡扯:“毅勇侯夫人有所不知,人都这样,有好东西就想藏起来,国公爷这人什么都好,就是太紧张我了,恨不得把我捂的严严实实才好!”

廖氏是这个意思吗?她有些挂不住笑了,她又不是想吹捧宋朝夕,宋朝夕怎么这么没眼力见!

廖氏脸色难看地扯了扯嘴角,才笑笑:“我一来国公府就总想起那年,杏花春雨时,妹妹一袭红衣嫁给国公爷,彼时的国公爷意气风发,鲜衣怒马,想想日子过得真快,你说好好一个人怎么就去了呢?若妹妹不去,夫人你看到她和国公爷相处的情景肯定会十分羡慕的。”

宋朝夕挑眉,她其实根本没把廖氏放在眼里,要不是走过垂花门时,听到这俩人在屋里头嘀咕,她也不至于给廖氏下马威,她跟国公爷虽然已经同房,却从未奢求过更多,她原以为俩人这样相处便够了,可如今听廖氏这么说话,心里还是有种莫名的火气。

宋朝夕红唇微抿,笑得冷淡而疏远,“虽则这话由我说出来有些不妥,可既然毅勇侯夫人一来国公府就多想,为着夫人的身子着想,以后夫人还是少来的好。”

这已经是很明显的赶客了,这些年容恒一直在接济毅勇侯府,廖氏每次上门自觉低人一等,如今宋朝夕还说这般伤人的话,廖氏心里百般不是滋味,这不就是指望她以后再也不来吗?凭什么啊?这是她妹妹的婆家!

廖氏脸色难看的要命,她不好过自然也不会让宋朝夕好过,她笑得有几分凉薄:“夫人可真会替人着想,说起来世子爷生母在世时,曾经要给国公爷抬两房姨娘,只是国公爷在外征战这事才作罢了,虽说我只是个外人,但也不得不端着长辈的架子再多说一句,这男人三妻四妾是正常的,不说别的,女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日,那几日不方便伺候,自然不能让男人受委屈,总要有些通房姨娘在才方便,夫人你年纪小,伺候的经验不足,房事一事上总要有人帮衬着,家里多些人还多份热闹,夫人你说是吗?”

宋朝夕连连点头,一脸痛苦:“可不是,还是廖夫人了解我!你都不知道我们家国公爷,他那人啊……哎!天天把我给累的啊,恨不得多找几个通房替我分担一下这痛苦……”

廖氏听得脸都红了,这事不是又短又快吗?咬咬牙过去就行了,还能累着女子?她听都没听过。真是个不害臊的狐媚子,国公爷恐怕也累得不轻吧?

宋朝夕很满意她那没见过世面的震惊表情,她挑眉低头看向鞋面,她今日穿了一双新绣鞋,上头绣着五彩的宝石,鞋头还缀着璎珞穗子,两侧挂着串珠,尤其好看。她并不恼怒,若她随随便便就因为别人几句气话就乱了分寸,就会被人牵着鼻子走,廖氏今日这番话,无非就是提醒她注意分寸,狗急跳墙,若狗不急,又怎会跳墙呢?你跟那乱吠的狗一般见识,何苦来哉?

廖氏被羞的一时都说不出话,“那你这么累自然更要找人分担!多抬几个姨娘就够了!”

宋朝夕愁容满脸,不停叹气,“怎么说呢,廖夫人,我也不怕你笑话,我家国公爷这人嘴叼,除了我他好像看不上别人,你说我能怎么办?我也只能吃点苦头,虽然累是累一点,好在我身子骨还算硬朗……”

旁人越想看她生气,她便越是不生气,她就要把人给气死!

廖氏宋朝夕这不害臊的劲儿给震到了!“哪有勋贵世家没有姨娘通房的?这说出去简直不成体统!”

这话宋朝夕就不爱听了,她淡淡地看向廖氏,“廖夫人在顾家一切安好?”

廖氏一愣,没明白这怎么扯上顾家了,顾家可是老夫人的娘家啊。

就听宋朝夕说:“哦,我忘记了,原来廖夫人是世子爷的舅母,廖夫人莫怪,你看我这记性,我还以为廖夫人是国公爷的舅母呢……”

廖氏又不蠢,哪听不懂这话中的讽刺意味,宋朝夕是在嘲笑,也是在提醒,提醒她注意身份,她不过是个平辈,哪有本事摆长辈的谱儿?她跟国公爷又没有血缘关系的人,根本没有立场管国公爷。

廖氏自诩跟世子爷是一家人,如今被人落了面子,格外难堪不说,也咽不下心里这口气。正好有丫鬟通报,说国公爷过来了,廖氏暗暗一喜,她从前来国公府多次,却从没当面碰过国公爷,她知道国公爷很忙,很少回内宅,可他现在却来了,可见他心里还是有她这个妻嫂的,否则也不会怕宋朝夕招待不周亲自过来,若国公爷知道宋朝夕如此怠慢自己,定然不会轻饶的!

廖氏赶紧起身给国公爷请安,容璟神色冷峻,一贯的威严,他坐在宋朝夕旁边的圈椅上,手握住圈椅的把手,气势沉沉。杀伐决断的气势便出来了。

宋朝夕挑眉有些意外,若一切如廖氏所说,国公爷对毅勇侯府另眼相待,又怎会对她这般严肃,毕竟容璟对自己亲近之人可不是这个态度。

宋朝夕挑眉看他,“国公爷,你怎么来了,不是说有事要忙吗?”

廖氏觉得她太不知道分寸,纵然国公爷给她几分好脸色,那也是看在她年纪小的份上,她不行礼就算了,说话还这么没大没小。

容璟眸中闪过笑意,“我事情处理完了,闲来无事随便走走。”

宋朝夕想说你走的也太随意了,走着走着就恰好走来她这里了。

她心里还有些气,为廖氏刚才那番话,眼下要笑不笑:“我还以为国公爷是来迎我的呢。”

容璟原想说在外人面前要注意分寸,转念一顿,看她一眼,“也不怕别人笑。”

宋朝夕于是勾了勾唇。

廖氏有些拘谨,不如方才跟宋朝夕说话放松,也不敢那般放肆,可国公爷愿意为了招待她特地赶过来,显然是看重的,她想了想,硬着头皮笑道:“我刚跟夫人说几句体己话,没想到国公爷就来了。”

宋朝夕笑得有些意味深长,“是啊,如果敲打我叫我这个继室规范自身,叫我懂得分寸,叫我给国公爷抬几个姨娘,算体己话的话,我只能说,廖夫人说体己话的方式有些特别呢。”

廖氏大惊失色,瞬时慌了神,这些话女子们私下说就行了,宋朝夕竟然闹到国公爷面前去?她确实是这样想也这样说的,可这些话真要说出口就不是那个味儿,她本就是包藏私心,她这身份如何能做国公爷的主?不过是随口说说给宋朝夕添堵,当然,若真抬了姨娘也是她乐见的。

可宋朝夕就这样大喇喇把她那点见不得人的心思,剖开摆在台面上。

容璟转头看她,大红披风映得她更有种难言的流彩,他总觉得她今日没那般快活,原来是因为这些话,是他考虑不周,原也没必要一定叫她来应酬,这种事交给容恒便罢了,再说如今顾颜也嫁过来了,有他们就足够了。

她嫁给自己注定要面对这些流言,这原是他不愿意的,却到底……

她这样的性子不快活是难免的,可那些话也是没有根据的。

容璟望向廖氏,骤然沉了脸,语气有些沉:“朝夕她是国公夫人,即便她不知分寸,不知也便不知了,又能如何?这世间够格指点她的人,只怕也没几个。我抬姨娘这种私事,就更不劳毅勇侯夫人挂心了,毅勇侯夫人还是管好毅勇侯和世子,若真闲得慌,就给他们多抬几个姨娘。”

这已经是很不客气了,廖氏从没这样难堪过,宋朝夕还在一旁看着她。可她人在屋檐,今日还有一事相求,便咬咬牙硬着头皮:“国公爷,世子爷他表哥如今已经不似从前那般混日子,我想托您给他谋个正经差事……”

容璟拨动着左手上的串珠,他望向门外莫须有的一处,神情格外冷漠:“他的事我管不了,做人都不会,还想谋差事?”

廖氏虽然跟他不亲近,可这幅表情也是她没见过的,她忽然觉得事情不好,国公爷这般模样,不像国公爷维护国公夫人,倒像是男人维护女人。

她觉得对国公爷来说,谋个差事就是小事,国公爷肯定是气她说宋朝夕。

她有些急:“国公爷,他已经改了。”

“改?打残旁人的腿是改?强要瘦马不成就烧死人家是改?”容璟已经不止是不客气,他已经明显不耐烦,串珠拨得愈发快了,他冷眉紧蹙,“行了,你回去吧!这事不必再提!”

日光的阴影中他脸色沉的吓人,廖氏眉心直跳,她没想到容璟会知道这些事,她不敢再说一句话,只不情愿地出去,想找程妈妈说说话,看事情还有没有转机。

她走以后,宋朝夕和容璟并肩往回走,起先谁都没说话,湖风吹得人有些凉,湖边浓荫匝地,朦胧的日光落在俩人肩头,宋朝夕将披风拢了拢,他很快换了个位置,替她挡住了,风小了一些,她就没那么冷了。

宋朝夕挑眉,没好气瞪他一眼,他被瞪得莫名一哂,“我倒是做什么都错了。”

堂堂国公爷,谁敢给他气受,还翻他白眼?宋朝夕真是能耐的,什么都被她占全了。

宋朝夕牙齿咬得咯吱响,“我现在牙痒痒,想咬人。”

他挑眉,笑笑伸出手指头,她也不客气,一口咬住,贝齿叼着他细长的手指,被风吹得湿漉漉的眼睛盯着他,像只生气的细犬,他提起手指抬得高高的,她却不放,踮着脚尖也要咬着,俩人就这样焦灼着。忽而她脚步不稳,就这样栽在他怀里,容璟顺势掐住她的细腰,将她搂在怀里,不容她再跑了。

腰被人钳制住,俩人离得技近,呼吸交缠,宋朝夕被搂得差点喘不过气,手撑在他坚硬的胸口,从鼻腔里哼出一声,“有人看呢,光天化日搂搂抱抱,请国公爷注意影响。”

“光天化日你还咬人手指。”

“我是牙……痒痒。”她说话声音很含糊。

“那我是手痒痒。”他生起逗她的心思。

这人还喜欢学人说话,宋朝夕抿了抿唇。

远远打量他们的青竹和冬儿对视一眼,都转过身把头埋得低低的,看也不敢看。

小姐和国公爷在一起怎么就这般孩子气?还咬人呢?从前也没这样过,国公爷这样的人也由着她。

宋朝夕没办法便把他手指吐出来,容璟有些无奈,她眼带春色,红唇微抿,惯会勾人便罢了,还咬住他的手指。

有下人过来洒扫,俩人便恢复一贯的端方,晚间,青竹忽然想到夏日做的那罐桃子酒已经好了,后来葡萄成熟时,宋朝夕吃不掉又叫她做了几罐葡萄酒,青竹把桃酒抱出来,宋朝夕靠近闻了一下,酒香四溢,馋虫都出来了。果酒比普通的酒更甘甜,适合女子喝,宋朝夕什么酒都可以,左右果酒不醉人,便多喝了一些,她手臂撑在桌上,手指微挑,给他倒了一杯酒。

“爷,你也喝。”

容璟默默端起酒杯,她起身倒酒时,发丝垂落,他闻到一股熟悉的玫瑰味。他做将军后其实便不太饮酒了,饮酒误事,若晚间有急事便不妙了,好在几杯果酒也无妨。

俩人对饮两杯,宋朝夕喝得脸颊微红,像染了胭脂,他觉得这酒没有喝的必要了,便把她拉到怀里来,她一下子坐在他腿上。宋朝夕整个人都清醒了,她窝在他怀里,满心都是他的味道,容璟以手挑起她的黑发,等衣衫褪去,宋朝夕只能搂着他的脖子,整个人挂在他身上。

虽则已经有了几次经验,可赤身相见这种事做再多次都不会坦然的。

她身上有淡淡的果子酒香味,这种清甜的味道并不让人反感,容璟的嘴唇从额头往下掠去。这里到底不方便,丫鬟们随时会进来,他就用披风包着她,把她放在拔步床上,烛火摇曳,因为落下了幔帐,拔步床上显得十分昏暗,软软的衾被上,容璟把她揽入怀里,宋朝夕窝在他怀中望向他,忍不住噗嗤一笑。

冬儿正要推开槅扇门进来,从门缝里隐约看到国公爷正和小姐抱在一起。

大小姐妩媚一笑,说是颠倒众生也不为过!白肤红肚兜,她看得都脸红。

看吧,国公爷也忍不了……

他们还抱得那么紧。

容璟亲了亲她的耳垂,宋朝夕就呜咽一声,觉得酥酥麻麻的,有些难受,她蜷缩着脚趾,头发披散在一旁,被他绕在指间。被人摸头发有点舒服,更何况这人还亲着她最敏感的地方,她泪都要下来了,呜呜咽咽带点哭腔。初次至今,他在这种事上总给她最大的温柔,愿意伺候她,却也霸道毕露,掌控欲十足,每每都要她开心他才罢休,还总爱一次又一次问她到了没?她能怎么办?

他又亲亲她汗湿的头发,看她小猫似的又觉得有些爱怜。

她这人有时候是强盗逻辑,自己不开心就必定要别人也不开心,这样她似乎就能好过点,所以她今日虽然没提,却以咬他手指来发泄。其实有些事并不是她想的那般,旁人说的又如何能算数?

她怎么不问问他怎么想的,是怕问了得到的答案让自己失望,还是觉得没必要问。

或许她并不是很在意。

容璟心中掠过无数可能,昏暗的幔帐内,他神色晦暗不明,似乎想说什么,又没说出口。

另一边容恒走入院内,脸色有些阴沉,顾颜今日一整天都提心吊胆的,总觉得容恒有些不对,见他进门,赶忙走上去问:“世子爷可要摆饭?”

容恒不说话,只是蹙眉问:“我问你,你跟七王爷是什么关系?”

顾颜往后退了一步,脸上毫无血色,她没想到容恒真的知道了,是她太天真了,以容璟的身份,这种事怎么可能瞒得了他?只是容恒会怎么想她?会不会认为她不守妇道?可她跟七王爷真的是清白的。

“我真的不认识他,是他要挟我我为了自保才替他买药包扎伤口的。”顾颜面色苍白,紧紧攥着手帕。

容恒情绪并无太大的波动,今日他心中有些不畅快,是因为在父亲面前丢了颜面,若真说起来,他对这个妻子并无多少占有欲,以至于听到这个消息并不愤怒。他眉头紧皱,“第一次是要挟,后来呢?我没记错的话,你这几日一直打着给母亲烧香的名义出去,枉我以为你是真的有孝心,谁知你打的竟然是这个主意。”

顾颜很怕他看她时会流露厌恶,她谋划这么多,为的是谁?若不是为了嫁给他,她至于辛苦谋划,兜了这么大一个弯子嫁进国公府?她步步维艰他不体谅她便罢了,现在还怀疑她?顾颜急促地咳了起来,容恒下意识替她拍背。

顾颜不想再瞒了,再这样瞒下去,大家都辛苦,她盯着他认真道:“世子爷,你就没觉得我有一点眼熟吗?就没有觉得我看起来像另一个人吗?”

容恒微怔,一时没回过神,她这话是什么意思?她像另一个人?像谁?她急促地咳嗽,他忽然想起来朝颜也总是这样咳嗽,容恒一时瞪大眼,难以置信:“朝颜?”

眼泪滑落,这么多日来的委屈顿时涌上心头,顾颜再也忍不住,冲进他怀里抱住他,“世子爷,你问我和七王爷的关系,我若是顾颜你不信,我是宋朝颜你还能不信吗?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了,朝颜对你心思如何,日月可鉴!”

容恒被迫搂着她,还没从这个消息带来的震惊中回神,他原以为顾颜最多是和七王爷有牵扯,他们是太后赐婚,若顾颜婚前就中意七王爷也不是没有可能,可他万万想不到,顾颜竟然是宋朝颜?她怎么变了容貌?还以顾颜的身份嫁了进来?她是宋朝夕的妹妹,他是父亲的儿子,如今这成什么样子了!

容恒只觉得无比荒谬,他眉头越蹙越紧,“真是荒唐!你怎么不提前找我商量,就擅作主张?你们姐妹俩怎么能嫁给……”

“怎么就不能?”顾颜的倔劲儿也上来了,她咬唇,眼里透着隐忍和委屈,“世子爷,朝颜这么做,说白了还不是喜欢你?你没法谋划,我没办法,只能找神医替我整骨,你知道整骨有多疼吗?你知道我又多舍不得以前那张脸吗?现在那张脸只有宋朝夕有!我每次看到她就恨得不行,要不是她我怎么可能受这么多委屈?再说你忘了朝颜的病吗?若我再不想办法取到心头血,我根本没有活下去的指望,难道世子爷要眼睁睁看着朝颜就这样去了?”

容恒回神,一时怔忡地看向她的脸,他还意外她为什么变了脸,原来竟是整骨,听闻整骨推骨需要把骨头来回推动,变了骨头的人,鼻梁轮廓,五官分布都变了,容貌自然会大不一样,只是这等奇事他只听人提起过,不曾想竟然真有人会整骨。她为自己做了这么多,是他辜负了她。

他还没有办法把这张脸跟记忆中宋朝颜的脸重叠,但他已经从最初的震惊中回过神,开始思忖她的话,他当然不忍心看着她死,可宋朝夕万万不可能同意给她心头血。他责怪自己当初莽撞,昏头一样找来这劳什子神医,让宋朝颜一直惦记这事,才惹出后续这么多的麻烦,如果不是他,一切都会不一样。

顾颜心里冷笑,“她不帮我就看着我死,到时候我就算真的死了,她苛待儿媳害死儿媳的消息也会传遍大街小巷,我就不信她能有什么好下场!”

容恒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,可她嫁都嫁进来了,再说那些都晚了。他一直觉得他的婚事不圆满,觉得宋朝颜才是自己的心上人,可如今,得知顾颜是宋朝颜,容恒却并没有想象中那般欣喜,心头那丝烦躁一点也没有褪去,反而绕得更深了。

一定是近日太累了,他和宋朝颜本就是一对,如今又成亲了,无论如何他都要对她好,只要他拼命对她好,旁的心思就会被压下去,他便不会像现在这般烦恼了。容恒似下了决定一般,把顾颜拉入幔帐中。

顾颜搂着他的腰,第一次以宋朝颜的身份和他这样亲近,他们本就是一对,私定终身,虽然兜兜转转,可还是回到了起点。

这一夜容恒格外热情,次日琳琅伺候顾颜梳洗时发现她脸颊微红,是从未有过的好气色。

琳琅打趣道:“咱们世子爷对世子夫人越来越好了。”

另一个丫鬟松绿也笑说:“世子夫人哪里都出挑,世子爷会喜欢夫人一点都不奇怪,要知道咱们世子爷房中一向干净,家中没有姨娘通房,夫人在世子爷这可是头一份呢,世子爷不宠着才怪呢。”

顾颜垂着头,嘴唇微微抿起,心里多少有几分得意,无论容璟和宋朝夕有多好,她都坚信他们的感情绝不会比她和容恒好,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,知根知底,这才称得上是天作之合,不像宋朝夕,到底是不圆满。

她难免有些得意,便笑着说丫鬟:“这种话在我这说说便罢了,在外面可别随意说。”

“我说的是实话,世子爷和夫人站在一起本来就很般配。”

顾颜笑笑,忽而想到什么:“廖氏走了么?”

琳琅给她插上朱钗,压低声音说:“昨晚没走,歇在府里了。说是想原国公夫人了,想留在府里睹物思人,昨夜世子爷给她安排了厢房。早不想万不想,这时候想,还不是为了求国公爷给她办事吗?她昨晚跟程妈妈说了一晚上话,也不知道聊些什么。”

顾颜蹙眉,她很不喜欢这个廖氏,不过是国公府的穷亲戚,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,不过廖氏对宋朝夕不满,这是她喜闻乐见的,如果不用自己出手就能对付宋朝夕,她何乐而不为?再加上程妈妈也不是个省心的人物,这俩人凑在一起,指不定要搞出什么事来,顾颜莫名期待着。

她手还有些疼,松绿无意中碰到了,顾颜疼得皱眉,松绿吓得差点跪下了。

屋中骤然安静下来,顾颜还指望这两个丫鬟,便没发火,但一想到宋朝夕让她抄一个月经书烧给程氏,她又不痛快,最后气得把珠钗一扔,转身去了书房。

宋朝夕次日起床时腰还有点酸,丫鬟们捧着梳洗的脸盆、玫瑰香胰子、毛巾、茶水进来伺候她更衣用茶。她揉着腰觉得容璟肯定是故意的,他偶尔没回来歇着,准要找机会补回来,次数还一次不少,不过被他这样一闹,她昨日想跟他胡搅蛮缠都忘了。

青竹端了燕窝粥来,宋朝夕吃了几口莫名想起昨日饮酒,开始时俩人各喝各的,后来就有些迷乱,他喂她她喂他的,也不知道是喝酒还是别的,到后来她舌头都有些疼,只记得自己无力地坐在他膝盖上,整个人窝在他怀里。

他后来好像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,但她迷迷糊糊的也没听进去。

宋朝夕简单吃了饭便去前院给老夫人请安,从老夫人院中出来,便远远看到容媛和廖氏站在一起,廖氏不知说了什么,容媛噘着嘴有些不高兴。

见了宋朝夕她眼睛一亮,飞奔过来,抓住宋朝夕的手撒娇:“婶婶,毅勇侯夫人说我胖。”

容媛最讨厌这个毅勇侯夫人了,虽说是容恒的亲戚,跟她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,可廖氏每次来都要挑剔她,不是说她绣工不好就是说她没有女子的样子,今日更是挑剔她长得胖。

廖氏闻言忍不住蹙眉,她就是随口说说,再说她说的也是实话,本朝女子以清瘦为美,容媛却比一般女子要肉一些,脸颊更是有股婴儿肥,谁家男子喜欢这个类型的?

宋朝夕蹙眉,她也很讨厌这样的亲戚,其实容媛并不算特别胖,只是有点肉感,照宋朝夕看,这样也很可爱,等过几年容媛年岁大了褪去婴儿肥,必然也有几分绝色。再说容媛是胖是瘦,跟廖氏有什么关系?

宋朝夕淡淡地挑眉:“阿媛,以后再有人说你胖,你就告诉他——吃你家盐还是吃你家米了!”

容媛眼睛陡然亮了起来,是啊,她又没吃廖氏家的盐和米,廖氏有什么资格说她?还每次来见到她都要说,说完就话锋一转:“我女儿可瘦了,京中世家子弟都喜欢我女儿那款,你这样的不行。”

容媛很烦他,根本不愿意搭理,可到底是长辈,要是太孤傲又会被人说,万一不敬长辈的名声传出去,她便很难嫁人了。

但婶婶可以怼廖氏,因为婶婶成亲了,以婶婶的身份她纵然张狂点又如何?反正有二叔撑腰!

容媛便站在宋朝夕身边,满面不喜地瞪着廖氏。

廖氏被人当面落了面子,脸色发红,她想留在府里住一两日,若容璟不答应她便去求老夫人,老夫人应该对故去的儿媳有几分感情吧?怎么也该帮衬着毅勇侯府这个娘家!

宋朝夕却懒得理她,她拉着容媛去果林里摘枣子,丫鬟拿了长长的竹竿过来,枣子成熟后没什么人摘,掉了一地都是,容媛早就觊觎二叔这的果树林了,只是后院守卫森林,就是容媛想来一趟亦是不容易,从前她有一次误入过,几个暗卫忽然跳出来拿刀架在她脖子上,差点把她吓哭了。

真羡慕二婶婶,不仅可以随时摘果子,甚至还把湖边改造成一片花田,如今湖边繁花茂盛,春夏秋冬各有盛开的花,一年四季都不会停歇,饶是树木枯黄的秋日,亦有野花盛开。

青竹和冬儿两人各拿着筐子,一有枣子掉落就眼巴巴等着,宋朝夕笑着拿起竹竿,一连落了不少枣子下来,容媛看得激动,笑着拿了根竹竿,“婶婶,你太瘦了,照你这样太阳下山筐子都摘不满。”

宋朝夕要笑不笑地捏了把她的小脸,“行行行,我家阿媛来,我不弄了还不行吗?阿媛记得多摘些枣子,我晚饭就吃这个了。”

容媛脸被她捏的酥酥的,忍不住嘟嘴:“二婶婶你又不是男人,总是勾人家!”

宋朝夕委屈极了,抿着红唇,眸光流动,“我怎么就勾引你了?身正不怕影子斜,你找找自己原因!”

“你总对人家那样笑!”

“哪样?你看到怎样的东西取决于你有一双怎样的眼睛,阿媛你说说,你的眼睛为什么总看到这些呢?”

容媛说不过她,委屈地摸了摸脸,不过枣子的吸引力很大,她很快扛起竹竿自动忽略了宋朝夕那勾人的笑,树干被敲得一阵晃动,枣子不停往下落,容媛看得高兴,笑着嚷嚷:“二婶婶你看!还是我摘的最多!”

她说完,却没得到回应,圆润的小脸上笑意未散,一转头就看到容璟和一个黑衣男人走过来。

容媛呆愣在那,许久没回过神。

扑通,掉落的枣子砸到她额头,容媛疼得直咧咧,不由捂着额头,委屈极了。

宋朝夕笑着行礼:“相大人万福!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 神医废材妃:皇叔宠如命! 盘龙柱 厉鬼:拿命传道,全网哭求我别死 那棵大柳树 亿万前妻又要逃 陆夕柠季牧野宋贺年 我成了所有猫的团宠 老婆上节目,我私房钱曝光了 虫族之极致宠爱 病娇前任拉我殉葬,重生后还表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