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第 39 章(1 / 0)

,最快更新给前夫的植物人爹爹冲喜最新章节!

第 39 章

宋朝夕有些不自然地背过身, 天已经凉了,她站在那有些不知所措, 过了会咬咬牙抬手继续扣肚兜的系带, 红色的系带被打出一个精致的结,落在她纤细的背上。

外头似乎起风了,小楼的窗棂被吹的猎猎作响, 烛光摇曳, 衬得人脸色难辨,容璟神色如常地走到屏风后, 靠在她耳边, 以只有俩人能听到的声音说:

“朝夕,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?”

他眸色发暗, 宋朝夕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他这种眼神了, 她很认真地思考一下, 偏头问他,“我的回答重要吗?”

“倒是不重要,”容璟闪过笑意, 他靠近一些, 把她抱起塞进被子里, 他细长的手指摩挲着她脸颊, 慢慢移到唇角, 落在她轮廓清晰的唇上,不容选择地问, “今儿个是快一点还是慢一点?”

宋朝夕忍不住就想笑, 转而一口咬住他的手指, 啊呜一声。什么快一点慢一点,不都是折磨人吗?世人眼里端方冷肃的国公爷, 下属眼中刚正不阿的将军,怎么就知道折腾她呢?

她这时眼睛瞪圆了,有些孩子气,像一只咬人的小狸奴,容璟逗宠物一样,笑着动了动手指,她贝齿咬的实实的,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晃动,却坚持不松手,他一时没拿出来,有些无奈地摇头,“怎么跟小孩子似的?”

宋朝夕挑眉,“小孩子能让你一夜洗三次澡?”

容璟后背一僵,随即失笑:“松开。”

宋朝夕摇摇头,有恃无恐,继续咬着他的手指,眸中带着明显的挑衅。

容璟挑眉,以巧劲捏住她的下颌,宋朝夕并未觉得疼,嘴巴却被迫张开,口水差点流下来了,宋朝夕委屈地呜呜两声,又不能说话,像狸奴以眼神可怜兮兮地求饶,求饶不行再软软地撒娇,花样不是一般的多。

她眼睛湿漉漉的,像是被人欺负了似的,容璟欣赏够了她的表情,才笑着松手,“还不傻,知道示弱。”

她当然不傻了,识时务者为俊杰,不过他真是神了,捏的她下巴动也不能动,却一点劲儿都没使。宋朝夕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翻一半发现国公爷满目促狭地打量自己,又急忙打住,差点眼珠抽筋了,眨了好久眼睛才恢复过来。

容璟笑意渐浓,他亲亲她的嘴唇,没再问她意见,挑起薄被将俩人蒙在被窝里,眼前陡然一片黑暗,等宋朝夕反应过来,便只能蹙着眉,无助地抓住身下锦被,气喘吁吁地求饶了。

次日一早,容璟起床时床上的人还在睡着,他去了净房,换衣服时,一个丫鬟走进来,“国公爷,奴婢替您更衣。”

容璟淡淡地看她一眼,沉声道:“不必。”

那丫鬟却不死心,仰起头露出一张巴掌小脸,眼睛湿漉漉地盯着他,“国公爷,就让奴婢伺候您吧!奴婢很会给人梳头。”

容璟眼神渐渐冷了,他盯着她看了好一会,直到那丫鬟忍受不住他某种的寒意,猛地跪在地上,“国公爷……”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容璟淡淡地开口。

丫鬟像是要被吓哭了,垂着头回道:“奴婢名唤黛儿。”

容璟不再说话,继续系自己的扣子,黛儿看他一眼,有些摸不透他的心思,国公爷沉着脸时实在有些威严,家里不少下人都怕他,听闻国公爷手握重兵,经常替皇上处理一些棘手的事,当年国公爷把皇上扶上这个位置,那双手是被血染过的,黛儿一个内宅的丫头自然不敢违逆他,可国公爷没说话,这是不是某种默认?她有个友人,是和她一起伺候内院的二等丫鬟,前儿个友人被大老爷收了房,友人提点过她,说这府中谁都不如容国公有威严,友人说黛儿模样身段都是顶尖的,又有一双三寸金莲,男人都爱这副模样的女子,黛儿如今在湖心小筑伺候,近水楼台先得月,要是把握住机会,说不定能被抬个姨娘,届时可就飞上枝头了。

黛儿胆子小,虽然一直有这个心,却不敢付诸行动,平日里容国公晨起便去练武场习练,回来后总要和夫人见一见,夫人又是个狐媚子,整日缠得容国公下不来床,就拿昨日来说,她原以为会有机会,谁知国公爷叫了三次水,她给国公爷抬水时,远远瞧着国公爷抱住夫人,夫人刚承欢过,在国公爷怀里媚态横生,娇艳欲滴,那般绝色叫人心生自卑。

今日国公爷晨起时夫人都没起,黛儿觉得夫人太恃宠而骄了,自古以来女子都要伺候男子的,哪有夫君起了,女子却贪睡的?夫人哪好意思叫国公爷抱她洗澡净身?在黛儿看来,这种大逆不道的事,根本不可能发生。若是她伺候国公爷,一定日日替国公爷更衣洗澡,把国公爷伺候的舒舒坦坦的。

黛儿犹豫片刻,壮着胆子走上去,软声说:“爷……我替您更衣吧。”

容璟眸色陡然沉了,他冷冷看她一眼,这一眼把黛儿吓得头皮发麻,慌乱之下猛地跪下了。

“国公爷饶命,黛儿只是想伺候国公爷更衣。”

“梁十一!”容璟喊了一声。

梁十一很快推门进来,他看到地上跪着的丫鬟心里人不住摇摇头,国公爷这般性子,哪容别人做主?他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,心里一清二楚,若不是他想要的,纵然是别人塞给他,他也不会碰一下,这小丫头勾搭谁不好,竟然想爬国公爷的床,真是胆儿肥了!

黛儿还想挣扎,却被梁十一捂着嘴拖了出去,自始至终,容璟都在抬手系手上的护腕,头也不回。

宋朝夕一觉睡到辰时,她起床时下身还酸痛的厉害,下床时双腿一软,差点跪倒在地,青竹红着脸扶起她,“夫人,您站不稳,还是奴婢来扶您吧!”

宋朝夕老脸都丢光了,站不稳什么的,她才多大年纪?要怪就怪国公爷是个武将,非一般人能承受的,要不是她日日吃仙草身子骨好,也禁不起他这番折腾,宋朝夕咳了咳:“我没事,谁说我站不稳?我是睡久了腿抽筋,你们这些小丫头懂什么啊!”

冬儿认同地点点头,青竹打趣:“照这样下去,我看用不了多久,咱们国公爷又要做爹爹了。”

宋朝夕一愣,这才想起来前些日子她一直没喝避子汤,她手中有一味避子汤的配方,此配方避子效果很好,对妇人的伤害也小,若她不想这么快有孩子,完全是可以避免的,只是宋朝夕转念想到宋朝颜,如今宋朝颜是她儿媳妇,她这个做婆婆的要是比儿媳妇怀孕晚,说出来也太难听了,如此一想,早些怀孕也不是坏事。

不过宋朝颜那身子,自小喝药汤长大的,书中提及宋朝夕死后,宋朝颜夺了她的手镯,吃了仙草后来才有了身孕,也就是说宋朝颜能不能怀孩子还难说呢。

这一日国公爷没有来她房中,一个人睡得有些不踏实。习惯真叫人可怕,不过数月功夫,她竟习惯了国公爷的存在,其实国公爷不来这才是正常的,若他要抬姨娘要收通房,难道她还能不许吗?

她本意肯定是不愿意的,但若他起了这心思,她便是拦都不想拦的。

次日一早,天没亮她就被青竹叫起来了,容璟一身玄色衣袍从外头回来时,她正坐在床上打哈欠,她发丝垂在两侧,脸白的厉害,纵然不傅粉也足够惊艳,容璟见她神色懒懒,笑道:

“昨晚处理公务没回来,也没来得及让梁十一回来告诉你一声。”

宋朝夕一愣,嘀咕道:“我以为国公爷宿在别处了。”

容璟微愣,讶异后眼中有了融融笑意,“我能宿在哪?”

“家里这么多别院,睡哪都成的。”

“别院再多,床都不及你这边宽敞。”

宋朝夕勾了勾唇,不置可否,容璟拨动着手中串珠,笑了笑,“今日要进宫见太后和皇上,莫要再赖床才好。”

宋朝夕才想起这一茬,原本以国公爷的身份,他们成亲的次日就该进宫谢恩了,只是之前容璟昏迷,宋朝夕一个妇人不可能单独进宫面圣,这一茬便带过不提了,后来顾颜嫁给容恒,按照规矩,俩人成亲后也该去拜见太后,奈何太后身子不好一直在山中休养,直到昨日才回宫,是以他们要在今日进宫谢恩。

宋朝夕点点头,伸出细白的手,挑眉打量他,她神色懒懒,嘴唇却娇艳欲滴,容璟微怔,想到前日亲她嘴唇时她还嚷嚷着说叫轻点,如今这姿态却怎么都像是勾引了,他回神后无奈地拉她起来,她真是惯会撒娇,谁又能拒绝得了她?

宋朝夕被拉起来后便去外间洗漱了,丫鬟们捧着衣服和脸盆在一旁伺候,宋朝夕扫了这些丫鬟一眼,疑惑道:“黛儿呢?”

青竹一愣,下意识看向容璟,“黛儿因当值时出了疏漏被打发去前院了。”

宋朝夕觉得奇怪,然则今日时间紧张,她来不及多问。丫鬟们依次进来替她梳头妆扮,等收拾妥当,青竹拿了一件广袖朱衣进来,又依次替她插上珠钗,宋朝夕本就是明艳的长相,盛装打扮后更是如牡丹绽放,有种难言的华贵之美。

轿子抬到前门时,顾颜和容恒已经在等着了。

容恒第一次看宋朝夕这般打扮,不由有片刻失神,她穿红色一向好看,可她往常穿红色衣服只会衬得她容貌明媚,如今穿着胭脂红色,盛装之下,竟真有种嫡母的气势。

轻飘飘的视线扫过来,容璟淡淡地看他一眼,容恒猛地一惊,慌忙垂下头。

他竟没察觉到自己盯着她看了许久,他是继子,她是继母,他这般看着她总是不妥的,也难怪父亲会察觉。他手心冒着冷汗,头都不敢抬,便故意偏过头不看那边,而是准备上马车。

顾颜看到宋朝夕的扮相也忍不住眉头紧锁,心里一口气差点顺不过来,纵然换了张脸又如何?宋朝夕随便打扮一番就轻轻松松压过了她,怎么想都气人!

顾颜眉头紧锁,虽然宋朝夕压她一头,可她跟容恒是真爱,这比宋朝夕那种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的赐婚要好很多,只要她告诉容恒自己的身份,容恒就一定会欣喜若狂,届时他们夫妻琴瑟和鸣,可比宋朝夕这纸糊的婚事要好许多。

顾颜这般想,心情才畅快一些。

容恒先进了马车,顾颜忽而抓住容恒的衣角,软声道:“世子爷,这马车太高,你拉我一把。”

容恒微愣,想说这不合礼数,可顾颜眼神柔软,满心倾慕,莫名让他想起许久不见的宋朝颜,无论如何,一个女子这般依赖他,仰慕他,全心全意把一颗心放在他身上,他总不好叫她失望的。

容恒伸出手把她拉上来,顾颜心头一喜,靠在他怀里红着脸说:“谢谢世子爷。”

宋朝夕瞥向他们,差点把白眼翻上天,都说缺什么才秀什么,顾颜和容恒要真是天作之合,又何必秀给她看呢?谁又不是没男人疼,她家男人还是武将,床上床下皆是一流,只是她不屑于秀而已。

然而她这表情看在容璟眼里却不是那么个意思了。

容璟眸光发暗,他方才察觉到容恒看到她的眼神有些不一般,他行军多年,对旁人的眼神尤为敏感,也善于依照蛛丝马迹推测事情发展的经过,若容恒单方面便罢了,她眼巴巴看着别人是什么意思?莫非是羡慕别人?

也是,他纵然能护着她,可他毕竟大她许多,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子总希望有男子呵护,他性子沉稳,很少表露,以他的职位来说,这样的性子是好事,可于她而言,他过于内敛的性子或许会让她对别人心生羡慕。

或许他也渴望有个容恒那般与她年纪相仿的夫君?容恒也算年少有为,听闻京中许多贵女都想嫁给容恒,若她不是被迫嫁给她,若她有能力做选择,她是否还会选择他?

容璟莫名心头一滞,陌生的心情涌上心头,让一向自制力强的他,也无端地让情绪外露了。

宋朝夕上了马车,见他久久不上来,便掀起车帘,冲他眨眨眼,促狭一笑:“国公爷,怎么还不上来?是等着妾身拉您?”

她说着果真伸出手,玉指纤纤,细腻白嫩,如葱一般的手指还冲他勾了勾,倒跟她人一般让人无法拒绝,容璟冷沉的眼缓了下来,心中的怀疑也慢慢消散,他伸出自己宽大的手,握紧她,一个用力上了马车。

宋朝夕挑眉,似笑非笑:“看来国公爷是等我拉您呢,国公爷若下次有类似的需求,可以跟妾身明说,妾身旁的不行,这点小事还是可以满足您的。”

容璟不理会她的打趣,微弱的光线下,他看到她耳垂上有一个针尖大的红痣,打眼一看竟像是戴了耳坠一般,他伸手捏着她米珠一样的耳垂,声音低哑:“这种事倒不用你满足,你只需锻炼好身子,在别的事上满足我便可。”

宋朝夕竟然瞬间听懂了,她觉得自己被国公爷带坏了。

耳垂被人轻柔捏着,酥麻的触感让人忍不住眯着眼,宋朝夕干脆凑近一些,像个等着主人挠下巴的小狸奴,惹得容璟忍不住发笑。

宋朝夕第一次进宫,倒也不算紧张,但她一想到宋朝颜伺候太后数月,心中难免担心起来。

容璟的轿子是可以抬进去的,只是今日不止他一人,显然是不能直接乘轿进去的。

皇宫很大,和宋朝夕想象的一样威严,红瓦黄墙,雕梁画栋,说不出的雄伟壮丽。宋朝夕踩在青砖上,想象着年岁赋予这座皇宫的深沉,心也跟着深沉了一些。

进入宫殿时,太后正坐在殿中,果然是礼佛的人,打扮的不算奢华,衣服也穿的稍显朴素,和宋朝夕想象中完全不同。

容璟一个外男不方便待太久,正好相权公公替皇上来寻他,他便带着容恒离开太后的寝宫。

容璟临走前看了她一眼,宋朝夕眨眨眼回了个“放心”的眼神。

她回神时,和宋朝颜一起行了礼。

曹太后却像是没看到她,冲宋朝颜招招手,欢喜道:“阿颜,你到我身边来。”

她没叫宋朝夕起来,宋朝夕只能行着礼,头都不能抬,太后像是根本没看到她,抑或是看到了,故意在给宋朝颜撑腰,宋朝夕挑眉,忍不住想笑,纵然梦中提醒她,宋朝颜伺候了太后数月,得了太后的欢心,可仅仅是数月的功夫,纵然感情看着不错,却到底没有别的牵绊,顾颜仅仅是在太后这有几分薄面,若说能叫太后为她和容璟作对,亦是不可能的,她倒要看看,太后会不会真的把宋朝颜放在眼里。

想清楚这一点,宋朝夕也不怕,以不变应万变。

太后旁若无人地和宋朝颜聊天:“一别数月,阿颜嫁给容世子可还习惯?”

顾颜柔声回了话,她瞥向一板一眼行礼的宋朝夕,心中无比畅快,她已经许久没看到宋朝夕吃瘪了,纵然宋朝夕在府中是她婆婆又如何?她有太后撑腰,这宫中是太后的地盘,宋朝夕再能耐也不可能动摇太后的心,有太后护着她,她在这宫中不用受一丁点委屈,若她能问太后求个郡主的封号,以后宋朝夕见着她不仅不敢给她脸色看,还要按照规矩,给她行礼。

她心情很好地跟太后撒娇:“阿颜好久没看到您了,一直很挂念太后,犹记得太后有头痛的毛病,阿颜前几日跟人学了一套按摩的方法,听闻以这个方法按摩,头疼的毛病会缓解许多。”

太后眼中疼爱做不得假,她靠在圈椅上,任由顾颜替她按压额头,俩人很有默契地忽视宋朝夕,过了许久,顾颜手臂都按酸了,太后才缓缓睁开眼。

她像是才看到宋朝夕一般,威严道:“你就是嫁给国公爷冲喜的永春侯嫡女?”

宋朝夕神色如常,并没有被她的气势吓到,只是跪下给太后行了标准的礼仪。

“回禀太后,臣妇正是永春侯嫡女宋朝夕。”

太后沉声道:“抬起头来!”

宋朝夕依言抬起头,神色淡然地与太后对视,太后看到她这张脸,惊艳许久才回过神,宋朝夕和以前的宋朝颜实在太像了,可纵然容貌相似,宋朝夕却比宋朝颜高出半个头,俩人气度亦差了很多。且从前的宋朝颜面色苍白,羸弱柔顺,乍看下也是美的,可这种美没有根基,总经不起细细推敲,眼前的宋朝夕却不一样,宋朝夕美的直白,无论你如何挑剔,也不能否认她是美的。

曹太后莫名蹙了眉头,按照宋朝颜所说,她的姐姐是个只会跟她抢东西,看不得妹妹一点好,没有一点教养的女子,为了拆散妹妹的婚事,宋朝夕这个做姐姐的竟然强行嫁给妹妹的心上人之父。

曹太后早年也有一个姐姐,姐姐先她一步进宫嫁给皇上,后来她只能嫁进来做继室,站在一个妹妹的角度,太后太明白宋朝颜的痛苦了。

宋朝颜的姐姐什么都要争抢,人前一套人后一套,还算计妹妹的嫁妆,太后的姐姐也任性刁蛮,事事都掐尖要强,太后从前在娘家吃了姐姐不少亏,以至于她对宋朝颜的痛苦感同身受,那日她在山中遇到猛兽攻击,被宋朝颜救下,为了报答这个柔弱可怜的女子,太后许她一个心愿,宋朝颜提出这个请求时太后还曾犹豫,若直接把宋朝颜嫁给容恒,定然会引来容国公的反感。

如今容璟手握重兵,权倾天下,偏偏跟皇上关系好,皇上也不疑心他,太后不傻自然不可能去得罪这样的人,可她既已许诺,万没有毁约的习惯,于是她为宋朝颜谋划,让她以嘉庆侯府庶女的身份嫁过去。

太后原以为容璟娶了这样的妻子着实委屈了,谁曾想如今一看,此女子和宋朝颜说的完全不同。

要说各家命妇进宫都要熟知礼仪的,可命妇们纵然练习过却也绝不可能做的滴水不漏,宋朝夕却不一样,她行礼的动作极为标准,膝盖怎么弯,手怎么摆,腰怎么屈,就连手指的弧度都堪称模板,纵然是宫中最严苛的教习嬷嬷来看,也挑不出一点差错来。

更何况她一身朱衣,气质雍容,模样明媚却不妖冶,任谁来看,她都是高门闺女的典范,太后年纪大了,总忍不住以婆婆的眼光看晚辈女子,要她看,每个婆婆都想找宋朝夕这样的儿媳妇。

太弱的儿媳妇撑不起门楣,身为大家嫡母,儿媳要做的不仅是伺候夫君,还需要管理府中几百号下人,管理嫁妆的田庄铺子,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撑得起的,可宋朝夕气质凌而不厉,哪怕见自己这个太后也没有丝毫露怯,纵然自己刁难她,她却说话不卑不亢,进退有度,就是对她印象不好的太后,也不由怀疑,宋朝颜说的话是否有水分了。

太后回过神,神色缓和了一些,“果然和老国公夫人说的一样,气质大方,非一般闺阁女子。快别跪着了,要是跪坏了叫容国公知道,肯定要跟哀家心生芥蒂的。”

宋朝夕神色如常,“臣妇面见太后,内心欢喜,跪一下也是应该的,夫君贵人事忙,臣妇怎会拿这点小事去烦他?”

太后没想到她这般有眼力见,一点就透,便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顾颜见太后跟宋朝夕有说有笑,不由也有些急了,在山上时,她每日都在哭诉自己的不幸遭遇,太后怜惜她小小年纪就遭到如此对待,便答应要为她做主,在她的有意表现下,太后很喜欢她,也如约替她赐婚,她这次进宫本打算好好跟太后诉苦,说她这个做儿媳妇的有多不容易,让太后为自己做主,谁知太后竟然跟宋朝夕聊上了?还聊得不错的样子。

太后毕竟是女子,见宋朝夕皮肤好,忍不住问她有没有保养的秘方,还好宋朝夕早有准备,她让人呈上一个白色描牡丹花样的瓷瓶子,递给太后,“这是朝夕在扬州时,从一个神医口中得知的配方,神医说这个配方用完后人会变得皮肤细腻,肤如凝脂,纵然是年老的妇人用了亦可以一夜回春,像剥了壳的鸡蛋一般,臣妇回来便按照神医给的配方调制出这款养颜膏。”

太后明显意外,女子就没有不爱美的,纵然她身为太后,有专门的太医为她调制保养品,可绝大部分保养品也只能达到养肤效果,若说一夜回春这也太夸张了些,纵然是前朝后宫有妃子为了争宠用了一些加了麝香的药膏,可那些药膏最多能让肌肤细腻些许,宋朝夕说的这种功效,简直是不可能的。

太后半信半疑,“这方子果真有效果?”

宋朝夕抿唇轻笑:“有没有效果,太后用一用便知了。”

太后果然来了兴趣,让丫鬟打开那白瓷瓶,替她敷面,丫鬟将质地滋润的药膏擦在她脸上,起初太后并未察觉到太大的效果,可过了一会,她肌肤竟微微发热,随即越变越好,真像剥了壳的鸡蛋,只须臾功夫,人好似年轻了许多。

身旁的丫鬟趁机恭维道:“太后用了这养颜膏,说是少女也有人信的。”

“可不是,太后肌肤本就细腻,又有国公夫人的养颜膏,自然效果明显。”

“太后还和二十多年前容貌一样,老奴都老得满脸皱褶,可太后却依稀还是少女模样。”

谁都喜欢被夸奖,纵然曹太后已年过五十,却也十分爱美,她不爱华服,却对驻颜术十分感兴趣,平日一直以珍珠敷面,也坚持口服珍珠粉,她用的一直是最珍贵的南珠,可纵然是一万颗南珠加在一起,也不及宋朝夕这养颜霜有效果,太后摸着自己滑腻的肌肤,心里欢喜,早已把宋朝颜抛去脑后,拉着宋朝夕仔细问了养颜霜的用法,宋朝夕也如实说了。

太后又问了她一些保养的手法,宋朝夕提了几个自己惯用的法子,太后身在宫中,哪里知道民间竟然也有宫中不知道的手法,当即叫身边伺候的人记下。她跟宋朝夕聊得热络,以至于完全没意识到身旁还站着个宋朝颜。给宋朝夕穿小鞋?不存在的。

顾颜初时还站在太后身边,后来却被宋朝夕不着痕迹地挤开了,顾颜蹙眉又想挤进去,可那些丫鬟嬷嬷也都是看菜下饭的,一眼看出这婆媳俩不合,只顾着拍宋朝夕马屁,竟生生把她挤到数米之外,顾颜想跟太后说句话都插不上嘴。

太后有了养颜霜,再看宋朝夕竟越看越满意,她把宋朝夕拉到自己身边来,笑着拍拍她的手,“哀家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妙人,不瞒你说,哀家在后宫数十年,还没用过比这更好的方子呢。”

宋朝夕忍不住勾唇,她送给太后的养颜膏是她在扬州时便用着的一个方子,只是进给太后这瓶里面加了她的仙草,现如今她不敢冒然把仙草交给别人,生怕被人知道这个仙镯,可若是进给太后,一年不过数瓶,也没什么风险。

顾颜眉头紧锁,宋朝夕又不会医术,怎么可能有那么好的药膏?定然是手镯中仙草的功效,她看向宋朝夕腕上的镯子,手帕越攥越紧。

宋朝夕适时一笑,“其实臣妇还有一个治偏头痛的药方,听闻世子夫人说太后头疼,也不知道这方子起不起作用。”

太后偏头痛是经年的老毛病了,那时她怀着圣上,宫中斗的厉害,她的死对头高贵妃得知她就要生了,便买通接生嬷嬷,故意制造她难产的假象,她那时候不得宠,为了保下孩子,不得不铤而走险提前生了孩子,月子里也提心吊胆,生怕孩子被人谋害,正因为月子没坐好,她落下了偏头痛的毛病,可她贵为太后,什么样的太医没见过,若是从前她肯定不会把宋朝夕当回事,可方才宋朝夕的养颜膏那般有效,以至于她竟没有丝毫怀疑,“效果真那么好?”

宋朝夕笑笑,“用我配成的药方擦在太阳穴上,同时再配合吃药和针灸,不出三月就能好。”

太后当然知道,以宋朝夕的身份,绝不敢夸下海口,说话肯定都是收着的,所以,这话已经是有所保留了?莫非她头疼的毛病真有好的一天?太后眼下是彻底忘了还有个叫宋朝颜的人站在边上,眼巴巴看着自己,她满心都是养颜膏和偏头痛的药,对宋朝夕的态度比宋朝颜好数倍,热情的不像话。

顾颜脸都黑了,从得宠到失宠,她只用了半个时辰。

忽而,一个比宋朝夕大一些的男子跑进殿中,绕到太后身后,亲昵地嚷嚷:“母后,郢儿无聊了,母后快陪儿玩游戏。”

太后眸色柔和,却在看到他脸上的划痕时,脸猛地一沉:“王爷身边的人是怎么伺候的?明知道王爷心智单纯,还让王爷受了伤。”

丫鬟们跪倒一地,战战兢兢地求饶:“奴婢该死!是王爷跑到假山上,王爷身强力健,身手又灵活,奴婢们实在追不到。”

太后皱着眉头,“若再有下次,哀家定然不轻绕!”

丫鬟们战战兢兢地应了。

宋朝夕看向这位王爷,这位王爷恐怕伤到了脑子,动作稚嫩,怎么看都像一个七八岁的孩子,但宋朝夕莫名觉得有哪点不对,好像她漏掉了什么重要信息,心里有说不出的奇怪。

“漂亮姐姐,你陪我玩花绳。”说着,王爷眨眨眼把花绳套在自己身上,要宋朝夕去翻,宋朝夕微微怔住,正要配合他,忽而王爷被自己的衣裳绊了一跤,宋朝夕反应迅速,立刻拉住他,这一拉,她手指搁在王爷的手腕上,如把脉那般,探到了王爷的脉搏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 厉鬼:拿命传道,全网哭求我别死 那棵大柳树 亿万前妻又要逃 陆夕柠季牧野宋贺年 我成了所有猫的团宠 老婆上节目,我私房钱曝光了 虫族之极致宠爱 病娇前任拉我殉葬,重生后还表白 超甜狗粮:我和女友的无敌天赋! 快穿:人人都爱恶毒女配